黑龙江22选5|黑龙江22选5走势图200期

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日本語???????Deutsch

當前位置 : 首頁 >> 人物 >> 正文

甘肅有個“六老漢”——記八步沙林場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

2019-04-09      本刊綜合報道

  • 2-4-2.jpg

    20世紀80年代初,“六老漢”治沙情景。

  • 八步沙二代治沙人.jpg

    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 IMG_3946.jpg

    郭璽是第三代治沙人。

  • 14-1沙漠治理后,公路、鐵路得到有效保護2.jpg

    經過沙漠治理后,當地主要交通設施得到有效保護。

< >

  1981年,隨著國家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的啟動和實施,甘肅省古浪縣郭朝明、賀發林、石滿、羅元奎、程海、張潤元等6位年過半百的老漢,帶頭以聯戶承包的方式組建了八步沙集體林場。 轉眼38年,八步沙“六老漢”三代人扎根荒漠、接續奮斗,在400公里的風沙線上建起了300公里的防護林帶。 2019329日,中共中央宣傳部授予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時代楷模”榮譽稱號。

  地處河西走廊東端的騰格里沙漠南緣,是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如今這里梭梭成林,植被茂密。 38年前,“八步沙”是漫天黃沙的不毛之地, 沙丘以每年7米多的速度向南邊10多個村莊、2萬多畝良田推移,3萬多名群眾的生產生活以及過境公路鐵路遭受威脅。

  沙逼人退,護衛家園,刻不容緩。

  1981年春,飽受風沙之苦的古浪縣土門鎮6位年逾半百的漢子,卷起鋪蓋挺進八步沙,風餐露宿,治沙造林。38年來,“六老漢”及其后人祖孫三代在這里累計治沙造林21.7萬畝,管護封沙育林(草)37.6萬畝,以愚公移山的毅力創造了荒漠變林海的人間奇跡。

  義無反顧

  八步沙位于古浪縣東北邊,是騰格里沙漠南緣凸出的一片內陸沙漠。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當地人形容這里是“一夜北風沙騎墻,早上起來驢上房”。于是,當地人最大的煩惱就是——“怎么讓莊稼不被風沙埋掉?”“怎樣在這里繼續生活下去?”

  1981年,古浪縣對荒漠化土地開發治理試行“政府補貼、個人承包,誰治理、誰擁有”政策,并把八步沙作為試點向社會承包。在土門公社漪泉大隊當主任的石滿第一個站出來:“多少年了,都是沙趕著人跑,現在我們得想辦法治住它,決不能看著村里人讓風沙困死,我們是共產黨員,我們來干!”于是,石滿、郭朝明、賀發林、羅元奎、程海、張潤元相繼在承包沙漠的合同書上按上了紅指印。從此,他們以聯戶承包方式,組建了八步沙林場,“六老漢”走上了漫漫的治沙路。剛開始,沒有任何治沙經驗,六個人只能按“一步一叩首,一苗一瓢水”的土辦法栽種樹苗。年齡最小的張潤元回憶說:“那時候沙漠里寸草不生,也沒有草保護樹苗。第一年,我們造林1萬畝,第二年春季,一場大風就把六七成的苗子刮沒了。”

  后來,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在樹窩周圍埋上麥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樹苗就能保住。

  樹苗是成活了,看護卻成了最重要的任務。張潤元說:“沙漠里最難的不是種樹,而是看管養護。好不容易種下的草和樹,一夜之間就會被附近村民養羊的毀壞。為了保護好樹,我們6人每天日頭一落就進沙窩‘值班’,夜里12點再返回。”

  沙漠距離村莊七八里路,為了節省時間,“六老漢”干脆卷著 鋪蓋住進沙漠。在沙地上挖個簡易的地窩子,用樹枝和草支撐鋪頂,搭起“治沙指揮部”。六個人白天在沙漠里勞作、夜里睡地窩子,有時大風刮起來,“指揮部”被卷得七零八落,六個人只能頭頂著被窩在冰冷的地窩子里挨到天亮。

  1981年,石滿老漢的兒子石銀山只有11歲。他清晰地記得父親當年治沙的艱辛“。先挖了個地窩住,后來塌了。又挖了個窯洞,老爺子們在窯洞里堅持住了一年多,1983年,在林業局的支持下才修建了三間房子。”秋季壓沙活多任務重,“六老漢”就各自回家動員家里人“參戰”,六戶人家40多口齊上陣,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多歲。

  黃沙不負有心人。漸漸地,一個喬、灌、草結合的荒漠綠洲在八步沙不斷延伸。

  經過十多年的堅持不懈,“六老漢”和家人讓4.2萬畝沙漠變綠了,而老漢們也真正白了頭。1991年,賀發林去世,第二年,石滿離世,接下來是郭朝明、羅元奎,當初向沙漠毅然挺進的“六老漢”中,已經走了四位。

  然而,郭朝明的兒子郭萬剛、賀發林的兒子賀中強、石滿的兒子石銀山、羅元奎的兒子羅興全、程海的兒子程生學、張潤元的女婿王志鵬接過了治沙的鐵鍬,成了第二代“六老漢”……

  薪火相傳

  2000年,郭萬剛擔任了八步沙林場場長。今天,在他的帶領下,八步沙林場已經成了一家資產上千萬的民營股份有限公司。

  可當初,曾經在縣供銷社端著“鐵飯碗”的郭萬剛,并不甘心當“護林郎”。他曾對父親說:“治沙,沙漠看都看不到頭,你以為 自己是神仙啊!”

  但一場黑風暴,徹底改變了郭萬剛。199355日下午,忽然大風平地而起,周遭隨機漆黑一片,狂風掀起的沙子轉眼將他 埋在了下面。郭萬剛死里逃生后的第二天早上,一個消息傳來:黑風暴致全縣23人死亡。郭萬剛沉默半天,此后再也沒有說過離開八步沙。

  然而,林場卻遇到了新困難。

  1993年起,由于國家生態政策的調整,八步沙林場沒有了造林補助,1995年,林場發不出工資,面臨破產倒閉的危機。頭腦靈活的郭萬剛提議“以農促林、以副養林、農林并舉,科學發展”,在林場附近購置300畝荒地,打眼機井,種些小麥、玉米等糧食和西瓜、西紅柿等經濟作物,多種經營。這個建議的實施讓治理后的荒漠發揮出了經濟效益,林場固定資產由原來的200多萬元一下子增加到2000多萬元,職工年收入由原來的年均不足3000元增加到現在的5萬多元。

  林場要發展,就不能只守攤子,治沙的腳步必須繼續前進。林場渡過經濟難關后,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又主動請纓,向騰格里沙漠風沙危害最為嚴重、遠離林場25公里的黑崗沙、大槽沙、漠迷沙三大風沙口進發。

  面對惡劣的環境,每天天剛麻麻亮,郭萬剛就組織治沙隊伍進入風沙口,吃住在沙漠。他們堅持“黃沙不退人不退,草木不活人不走”,又探索出了“治沙要先治窩,再治坡,后治梁”的治沙辦法。2003年至今,他們在三大風沙口完成治沙造林6.4萬畝,封沙育林11.4萬畝,栽植各類沙生苗木2000多萬株。2015年,他們治理完黑崗沙后,又繼續向北部沙區進發。

  “六枚鮮紅的指印,六個家族的信仰。四萬畝貧瘠的荒漠,兩代人出征的疆場!三十余年如風而過,一片綠洲已經茁壯。那是生活的頑強,那是不滅的希望!如鐵,似鋼!”這是前不久央視慈 善之夜寫給八步沙人的頒獎詞。郭萬剛很喜歡這段話,他說:“八步沙人大多是農民,沒有多少文化,但懂得堅持。”

  近年來,林場還先后承包實施了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項目、“三北”防護林等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并承接了國家重點工程西油東送、甘武鐵路等植被恢復工程。郭萬剛等人還帶領八步沙周邊農民共同參與治沙造林,到河西走廊沙漠沿線張掖等地 “傳經送寶”,不僅壯大了治沙隊伍,也增加了當地農民的收入。

  “但這遠遠不夠,我們還打算購置無人機巡林,繼續吸納專業技術人才,通過發展沙漠扶貧產業,帶領更多沙鄉人民脫貧致富奔小康。”郭萬剛說。

  綠色夢想

  20165月中旬,郭朝明的孫子,郭萬剛的侄子,1985年出生的郭璽來到林場,成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2016年,林場還迎來了第一位大學生陳樹君。

  沒有治沙經驗的年輕人經常向前輩們請教,更不斷琢磨。他們認為,林場目前現代化的機械設備還是用得太少,造林護林的 技術和新時代還不能很好地“合拍”,于是開始琢磨起他們這一代治沙人前進的方向。

  郭萬剛說,年輕人是治沙的希望。

  從“六老漢”時代的“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到現在的打草方格、細水滴灌、地膜覆蓋等,第三代治沙人在父輩的基礎上治沙方式不斷創新。

  陳樹君說:“看著腳下的沙土逐漸變綠,每一個人都會無比自豪。老一輩已經給我們作了榜樣,我們要運用新技術、新辦法,把他們辛苦編織的綠色牢牢鞏固住。”

  王虎原本住在古浪縣峴子鄉沿土溝村,2002年舉家搬遷到八步沙林場。在過去,從山區搬遷到沙窩,無異于苦上加苦。但王虎說,八步沙治理得好,環境好。“比山里強10倍,每年種地和打工能收入3萬多元。”

  “現在,八步沙周圍10萬畝農田再也不像以前受風沙的侵害 了。不光我們環境變好了,這里還安置了很多山區來的移民。”郭萬剛說,“風沙口真正變成了致富地,我們幾代人再苦也值了。”

  在三代“六老漢”的不懈努力下,10萬畝農田得以保護,確保了過境公路鐵和西氣東輸、西油東送等國家能源建設大動脈暢通,為治理當地生態環境作出了杰出貢獻。八步沙林場發展為古浪縣唯一一家由農民聯戶組建的生態公益性林場,也成為甘肅省農民聯戶承包治沙造林的典型之一。

  八步沙“六老漢”的故事在代代延續,而綠洲也將繼續向沙漠挺進。

  

上一頁

下一頁

甘肅有個“六老漢”——記八步沙林場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

2019-04-09      本刊綜合報道

  1981年,隨著國家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的啟動和實施,甘肅省古浪縣郭朝明、賀發林、石滿、羅元奎、程海、張潤元等6位年過半百的老漢,帶頭以聯戶承包的方式組建了八步沙集體林場。 轉眼38年,八步沙“六老漢”三代人扎根荒漠、接續奮斗,在400公里的風沙線上建起了300公里的防護林帶。 2019329日,中共中央宣傳部授予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林場“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時代楷模”榮譽稱號。

  地處河西走廊東端的騰格里沙漠南緣,是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如今這里梭梭成林,植被茂密。 38年前,“八步沙”是漫天黃沙的不毛之地, 沙丘以每年7米多的速度向南邊10多個村莊、2萬多畝良田推移,3萬多名群眾的生產生活以及過境公路鐵路遭受威脅。

  沙逼人退,護衛家園,刻不容緩。

  1981年春,飽受風沙之苦的古浪縣土門鎮6位年逾半百的漢子,卷起鋪蓋挺進八步沙,風餐露宿,治沙造林。38年來,“六老漢”及其后人祖孫三代在這里累計治沙造林21.7萬畝,管護封沙育林(草)37.6萬畝,以愚公移山的毅力創造了荒漠變林海的人間奇跡。

  義無反顧

  八步沙位于古浪縣東北邊,是騰格里沙漠南緣凸出的一片內陸沙漠。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當地人形容這里是“一夜北風沙騎墻,早上起來驢上房”。于是,當地人最大的煩惱就是——“怎么讓莊稼不被風沙埋掉?”“怎樣在這里繼續生活下去?”

  1981年,古浪縣對荒漠化土地開發治理試行“政府補貼、個人承包,誰治理、誰擁有”政策,并把八步沙作為試點向社會承包。在土門公社漪泉大隊當主任的石滿第一個站出來:“多少年了,都是沙趕著人跑,現在我們得想辦法治住它,決不能看著村里人讓風沙困死,我們是共產黨員,我們來干!”于是,石滿、郭朝明、賀發林、羅元奎、程海、張潤元相繼在承包沙漠的合同書上按上了紅指印。從此,他們以聯戶承包方式,組建了八步沙林場,“六老漢”走上了漫漫的治沙路。剛開始,沒有任何治沙經驗,六個人只能按“一步一叩首,一苗一瓢水”的土辦法栽種樹苗。年齡最小的張潤元回憶說:“那時候沙漠里寸草不生,也沒有草保護樹苗。第一年,我們造林1萬畝,第二年春季,一場大風就把六七成的苗子刮沒了。”

  后來,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在樹窩周圍埋上麥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樹苗就能保住。

  樹苗是成活了,看護卻成了最重要的任務。張潤元說:“沙漠里最難的不是種樹,而是看管養護。好不容易種下的草和樹,一夜之間就會被附近村民養羊的毀壞。為了保護好樹,我們6人每天日頭一落就進沙窩‘值班’,夜里12點再返回。”

  沙漠距離村莊七八里路,為了節省時間,“六老漢”干脆卷著 鋪蓋住進沙漠。在沙地上挖個簡易的地窩子,用樹枝和草支撐鋪頂,搭起“治沙指揮部”。六個人白天在沙漠里勞作、夜里睡地窩子,有時大風刮起來,“指揮部”被卷得七零八落,六個人只能頭頂著被窩在冰冷的地窩子里挨到天亮。

  1981年,石滿老漢的兒子石銀山只有11歲。他清晰地記得父親當年治沙的艱辛“。先挖了個地窩住,后來塌了。又挖了個窯洞,老爺子們在窯洞里堅持住了一年多,1983年,在林業局的支持下才修建了三間房子。”秋季壓沙活多任務重,“六老漢”就各自回家動員家里人“參戰”,六戶人家40多口齊上陣,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多歲。

  黃沙不負有心人。漸漸地,一個喬、灌、草結合的荒漠綠洲在八步沙不斷延伸。

  經過十多年的堅持不懈,“六老漢”和家人讓4.2萬畝沙漠變綠了,而老漢們也真正白了頭。1991年,賀發林去世,第二年,石滿離世,接下來是郭朝明、羅元奎,當初向沙漠毅然挺進的“六老漢”中,已經走了四位。

  然而,郭朝明的兒子郭萬剛、賀發林的兒子賀中強、石滿的兒子石銀山、羅元奎的兒子羅興全、程海的兒子程生學、張潤元的女婿王志鵬接過了治沙的鐵鍬,成了第二代“六老漢”……

  薪火相傳

  2000年,郭萬剛擔任了八步沙林場場長。今天,在他的帶領下,八步沙林場已經成了一家資產上千萬的民營股份有限公司。

  可當初,曾經在縣供銷社端著“鐵飯碗”的郭萬剛,并不甘心當“護林郎”。他曾對父親說:“治沙,沙漠看都看不到頭,你以為 自己是神仙啊!”

  但一場黑風暴,徹底改變了郭萬剛。199355日下午,忽然大風平地而起,周遭隨機漆黑一片,狂風掀起的沙子轉眼將他 埋在了下面。郭萬剛死里逃生后的第二天早上,一個消息傳來:黑風暴致全縣23人死亡。郭萬剛沉默半天,此后再也沒有說過離開八步沙。

  然而,林場卻遇到了新困難。

  1993年起,由于國家生態政策的調整,八步沙林場沒有了造林補助,1995年,林場發不出工資,面臨破產倒閉的危機。頭腦靈活的郭萬剛提議“以農促林、以副養林、農林并舉,科學發展”,在林場附近購置300畝荒地,打眼機井,種些小麥、玉米等糧食和西瓜、西紅柿等經濟作物,多種經營。這個建議的實施讓治理后的荒漠發揮出了經濟效益,林場固定資產由原來的200多萬元一下子增加到2000多萬元,職工年收入由原來的年均不足3000元增加到現在的5萬多元。

  林場要發展,就不能只守攤子,治沙的腳步必須繼續前進。林場渡過經濟難關后,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又主動請纓,向騰格里沙漠風沙危害最為嚴重、遠離林場25公里的黑崗沙、大槽沙、漠迷沙三大風沙口進發。

  面對惡劣的環境,每天天剛麻麻亮,郭萬剛就組織治沙隊伍進入風沙口,吃住在沙漠。他們堅持“黃沙不退人不退,草木不活人不走”,又探索出了“治沙要先治窩,再治坡,后治梁”的治沙辦法。2003年至今,他們在三大風沙口完成治沙造林6.4萬畝,封沙育林11.4萬畝,栽植各類沙生苗木2000多萬株。2015年,他們治理完黑崗沙后,又繼續向北部沙區進發。

  “六枚鮮紅的指印,六個家族的信仰。四萬畝貧瘠的荒漠,兩代人出征的疆場!三十余年如風而過,一片綠洲已經茁壯。那是生活的頑強,那是不滅的希望!如鐵,似鋼!”這是前不久央視慈 善之夜寫給八步沙人的頒獎詞。郭萬剛很喜歡這段話,他說:“八步沙人大多是農民,沒有多少文化,但懂得堅持。”

  近年來,林場還先后承包實施了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項目、“三北”防護林等國家重點生態建設工程,并承接了國家重點工程西油東送、甘武鐵路等植被恢復工程。郭萬剛等人還帶領八步沙周邊農民共同參與治沙造林,到河西走廊沙漠沿線張掖等地 “傳經送寶”,不僅壯大了治沙隊伍,也增加了當地農民的收入。

  “但這遠遠不夠,我們還打算購置無人機巡林,繼續吸納專業技術人才,通過發展沙漠扶貧產業,帶領更多沙鄉人民脫貧致富奔小康。”郭萬剛說。

  綠色夢想

  20165月中旬,郭朝明的孫子,郭萬剛的侄子,1985年出生的郭璽來到林場,成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2016年,林場還迎來了第一位大學生陳樹君。

  沒有治沙經驗的年輕人經常向前輩們請教,更不斷琢磨。他們認為,林場目前現代化的機械設備還是用得太少,造林護林的 技術和新時代還不能很好地“合拍”,于是開始琢磨起他們這一代治沙人前進的方向。

  郭萬剛說,年輕人是治沙的希望。

  從“六老漢”時代的“一棵樹一把草,壓住沙子防風掏”,到現在的打草方格、細水滴灌、地膜覆蓋等,第三代治沙人在父輩的基礎上治沙方式不斷創新。

  陳樹君說:“看著腳下的沙土逐漸變綠,每一個人都會無比自豪。老一輩已經給我們作了榜樣,我們要運用新技術、新辦法,把他們辛苦編織的綠色牢牢鞏固住。”

  王虎原本住在古浪縣峴子鄉沿土溝村,2002年舉家搬遷到八步沙林場。在過去,從山區搬遷到沙窩,無異于苦上加苦。但王虎說,八步沙治理得好,環境好。“比山里強10倍,每年種地和打工能收入3萬多元。”

  “現在,八步沙周圍10萬畝農田再也不像以前受風沙的侵害 了。不光我們環境變好了,這里還安置了很多山區來的移民。”郭萬剛說,“風沙口真正變成了致富地,我們幾代人再苦也值了。”

  在三代“六老漢”的不懈努力下,10萬畝農田得以保護,確保了過境公路鐵和西氣東輸、西油東送等國家能源建設大動脈暢通,為治理當地生態環境作出了杰出貢獻。八步沙林場發展為古浪縣唯一一家由農民聯戶組建的生態公益性林場,也成為甘肅省農民聯戶承包治沙造林的典型之一。

  八步沙“六老漢”的故事在代代延續,而綠洲也將繼續向沙漠挺進。

  

  • 2-4-2.jpg

    20世紀80年代初,“六老漢”治沙情景。

  • 八步沙二代治沙人.jpg

    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

  • IMG_3946.jpg

    郭璽是第三代治沙人。

  • 14-1沙漠治理后,公路、鐵路得到有效保護2.jpg

    經過沙漠治理后,當地主要交通設施得到有效保護。

黑龙江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