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22选5|黑龙江22选5走势图200期

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日本語???????Deutsch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化 >> 正文

《趙氏孤兒》: 中國“哈姆雷特”在希臘

2019-04-10      撰文 王曉鷹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2519.jpg

    在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中,王曉鷹實現了對“復仇”困境具有強烈現代感和殘酷現實性的獨特表達。?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2429.jpg

    排演《趙氏孤兒》中,王曉鷹導演(左一)與希臘劇組同事交流。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3244.jpg

    2016年,澳大利亞黑天鵝國家劇院邀請王曉鷹執導澳大利亞演員演出《高加索灰闌記》( The Caucasian Chalk Circle )。 該劇由德國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Brecht)改編自中國元代雜劇,演出使用了大量中國元素。

< >

  中國和希臘兩國演員共同演出的中國經典劇目《趙氏孤兒》在希臘國家劇院上演, 創造了中國經典戲劇首次由中外藝術家在外 國國家劇院演出的歷史。如何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如何運用外國人喜聞樂見的形式講好中國故事,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20181118日至122日,由中國導演排演、中希演員使用各自語言共同演出的中希雙語版中國經典話劇《趙氏孤兒》在希臘國家劇院上演,這也是第一次由中國導演指導西方大劇院職業演員來講述“中國故事”。

  演出在中希兩國受到高度關注,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希臘國家通訊社雅通社專門刊文進行介紹。新華社報道稱:“雙方演員各自用母語表演,但對話流暢,無縫銜接,艷驚四座”。希臘《每日報》稱這是“中國的《哈姆雷特》來到了希臘!”

“復仇”困境的現代演繹  

  《趙氏孤兒》是元代紀君祥創作的雜劇,是中國名揚海內外的著名悲劇。故事來源于中國第一部通史名著《史記》中所記載:春秋時期,晉國武臣屠岸賈陷害并殘殺文臣趙盾全家三百余人,在搜捕孤兒趙武時,趙家門客程嬰與公孫杵臼定計,犧牲程嬰的孩子救出趙武,由程嬰撫養,并認屠岸賈為義父,20歲時孤兒親手殺死義父報了趙家冤仇。

  在歷史資料基礎上,紀君祥加入想象和虛構,把百折不回的復仇意志、萬死不辭的忠義精神等融合創造出強烈的戲劇沖突,形成震撼人心的審美效果,幾百年來感動了無數中國人。此后,《趙氏孤兒》歷經多次不同版本的改編,其中包括法國文學家伏爾泰、英國劇作家威廉·哈切特等,其在世界范圍內的盛譽,即使比起莎士比亞著名悲劇《哈姆雷特》也毫不遜色。

  中國當代戲劇家們進行《趙氏孤兒》新創作時,“復仇”困境是不得不面對的主題。現代觀念質疑“冤冤相報”,但無論是草醫程嬰還是趙氏孤兒程武,唯有回顧流血的往事,接受殘酷的現實,才能真 正開始面對“復仇”抑或“放棄”的世界性難題。

  在這版《趙氏孤兒》中,程嬰不再承載傳統意義上的“鐵肩擔道義”,他出于一個普通醫生的德行做出“救孤”承諾,直至情勢所迫、萬般無奈犧牲了親生兒子,一步步踏上悲劇之路而成為英雄。更有復仇動機的人是程嬰,而真正能反省復仇、最終放棄復仇的也更應是程嬰。放棄“復仇”需要有更大的仁愛之心和善良之德,這是傳統美德的當代闡 釋,更是當代困境的傳統解脫。

  但傳統美德真的能解開當代困境嗎?雙語版 《趙氏孤兒》設計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結尾:孤兒先是面對16年的養父無法痛下殺手,程嬰舉起長劍后,也因“我這雙治病救人的手如何下得了像你那樣的毒手”而停止復仇。但最終,孤兒用屠岸賈殺死其父的同樣方式將屠岸賈殺死,并下令對他全家同樣滿門抄斬,“趙氏孤兒”最終成了與屠岸賈一樣的兇狠殘忍之人。在這出《趙氏孤兒》里,可以說清英雄是如何 誕生的,卻說不清仇恨應該如何消解。很難指望個 體的善良高尚能夠解決人世間和人性中普遍存在 的“惡”,這是一種更深刻的悲劇。在超乎尋常的生 命困境中,人性在掙扎,由此生命放射出異常的光彩,現代意義上的悲劇價值也由此得以體現。 

讓中國戲劇登上世界主流舞臺

  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承襲沿用了中國與希臘兩種古老戲劇文化的基因,又有機匯合于一個完整悲劇意象之中。

  在這出戲中,兩位中國演員使用了大量傳統戲曲的語言節奏、形體動作等表演方法,強化表達出悲劇人物復雜激烈的情感;演出舞臺上的一桌二椅、背景的中國傳世名作《千里江山圖》等舞美設計元素,脫胎于中國傳統戲曲的服裝、古樸面具均顯示出一種深刻的“中國意象”。希臘戲劇傳統更多表現在多功能“歌隊”上,包括在一些關鍵時刻進行古希臘戲劇歌隊特有的“介紹講述+感慨評價”,用希臘民族音樂風格演唱《母親之歌》和《英雄之歌》以渲染詩意化舞臺氣氛,以及以“上帝視角”直接參與推進劇情等。

  在達到嫻熟流暢的境界以后,中希演員之間的表演合作產生了一種“珠聯璧合”的奇特藝術效果。這也是《趙氏孤兒》這類可稱之為“跨文化戲劇”真正的藝術價值,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碰撞和交流,融合形成了一種新的、獨特的“跨文化藝術語言”。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在國際舞臺上多是中國傳統藝術形態的演出,外國觀眾可以認識到中國傳統藝術的底蘊深厚與源遠流長,但領略不到中國戲劇藝術的現代發展和現實活力。應該讓中國當代文化藝術既保有深厚文化傳統,又能進入國際文化語境,唯有如此,具有悠久歷史和深厚傳統的中國戲劇才能真正登上世界主流文化的舞臺。

  (本報道撰文者系中國戲劇協會副主席、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

上一頁

下一頁

《趙氏孤兒》: 中國“哈姆雷特”在希臘

2019-04-10      撰文 王曉鷹

  中國和希臘兩國演員共同演出的中國經典劇目《趙氏孤兒》在希臘國家劇院上演, 創造了中國經典戲劇首次由中外藝術家在外 國國家劇院演出的歷史。如何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如何運用外國人喜聞樂見的形式講好中國故事,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是一次成功的嘗試。

  20181118日至122日,由中國導演排演、中希演員使用各自語言共同演出的中希雙語版中國經典話劇《趙氏孤兒》在希臘國家劇院上演,這也是第一次由中國導演指導西方大劇院職業演員來講述“中國故事”。

  演出在中希兩國受到高度關注,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希臘國家通訊社雅通社專門刊文進行介紹。新華社報道稱:“雙方演員各自用母語表演,但對話流暢,無縫銜接,艷驚四座”。希臘《每日報》稱這是“中國的《哈姆雷特》來到了希臘!”

“復仇”困境的現代演繹  

  《趙氏孤兒》是元代紀君祥創作的雜劇,是中國名揚海內外的著名悲劇。故事來源于中國第一部通史名著《史記》中所記載:春秋時期,晉國武臣屠岸賈陷害并殘殺文臣趙盾全家三百余人,在搜捕孤兒趙武時,趙家門客程嬰與公孫杵臼定計,犧牲程嬰的孩子救出趙武,由程嬰撫養,并認屠岸賈為義父,20歲時孤兒親手殺死義父報了趙家冤仇。

  在歷史資料基礎上,紀君祥加入想象和虛構,把百折不回的復仇意志、萬死不辭的忠義精神等融合創造出強烈的戲劇沖突,形成震撼人心的審美效果,幾百年來感動了無數中國人。此后,《趙氏孤兒》歷經多次不同版本的改編,其中包括法國文學家伏爾泰、英國劇作家威廉·哈切特等,其在世界范圍內的盛譽,即使比起莎士比亞著名悲劇《哈姆雷特》也毫不遜色。

  中國當代戲劇家們進行《趙氏孤兒》新創作時,“復仇”困境是不得不面對的主題。現代觀念質疑“冤冤相報”,但無論是草醫程嬰還是趙氏孤兒程武,唯有回顧流血的往事,接受殘酷的現實,才能真 正開始面對“復仇”抑或“放棄”的世界性難題。

  在這版《趙氏孤兒》中,程嬰不再承載傳統意義上的“鐵肩擔道義”,他出于一個普通醫生的德行做出“救孤”承諾,直至情勢所迫、萬般無奈犧牲了親生兒子,一步步踏上悲劇之路而成為英雄。更有復仇動機的人是程嬰,而真正能反省復仇、最終放棄復仇的也更應是程嬰。放棄“復仇”需要有更大的仁愛之心和善良之德,這是傳統美德的當代闡 釋,更是當代困境的傳統解脫。

  但傳統美德真的能解開當代困境嗎?雙語版 《趙氏孤兒》設計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結尾:孤兒先是面對16年的養父無法痛下殺手,程嬰舉起長劍后,也因“我這雙治病救人的手如何下得了像你那樣的毒手”而停止復仇。但最終,孤兒用屠岸賈殺死其父的同樣方式將屠岸賈殺死,并下令對他全家同樣滿門抄斬,“趙氏孤兒”最終成了與屠岸賈一樣的兇狠殘忍之人。在這出《趙氏孤兒》里,可以說清英雄是如何 誕生的,卻說不清仇恨應該如何消解。很難指望個 體的善良高尚能夠解決人世間和人性中普遍存在 的“惡”,這是一種更深刻的悲劇。在超乎尋常的生 命困境中,人性在掙扎,由此生命放射出異常的光彩,現代意義上的悲劇價值也由此得以體現。 

讓中國戲劇登上世界主流舞臺

  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承襲沿用了中國與希臘兩種古老戲劇文化的基因,又有機匯合于一個完整悲劇意象之中。

  在這出戲中,兩位中國演員使用了大量傳統戲曲的語言節奏、形體動作等表演方法,強化表達出悲劇人物復雜激烈的情感;演出舞臺上的一桌二椅、背景的中國傳世名作《千里江山圖》等舞美設計元素,脫胎于中國傳統戲曲的服裝、古樸面具均顯示出一種深刻的“中國意象”。希臘戲劇傳統更多表現在多功能“歌隊”上,包括在一些關鍵時刻進行古希臘戲劇歌隊特有的“介紹講述+感慨評價”,用希臘民族音樂風格演唱《母親之歌》和《英雄之歌》以渲染詩意化舞臺氣氛,以及以“上帝視角”直接參與推進劇情等。

  在達到嫻熟流暢的境界以后,中希演員之間的表演合作產生了一種“珠聯璧合”的奇特藝術效果。這也是《趙氏孤兒》這類可稱之為“跨文化戲劇”真正的藝術價值,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碰撞和交流,融合形成了一種新的、獨特的“跨文化藝術語言”。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在國際舞臺上多是中國傳統藝術形態的演出,外國觀眾可以認識到中國傳統藝術的底蘊深厚與源遠流長,但領略不到中國戲劇藝術的現代發展和現實活力。應該讓中國當代文化藝術既保有深厚文化傳統,又能進入國際文化語境,唯有如此,具有悠久歷史和深厚傳統的中國戲劇才能真正登上世界主流文化的舞臺。

  (本報道撰文者系中國戲劇協會副主席、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2519.jpg

    在中希雙語版《趙氏孤兒》中,王曉鷹實現了對“復仇”困境具有強烈現代感和殘酷現實性的獨特表達。?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2429.jpg

    排演《趙氏孤兒》中,王曉鷹導演(左一)與希臘劇組同事交流。

  • 微信圖片_20190227123244.jpg

    2016年,澳大利亞黑天鵝國家劇院邀請王曉鷹執導澳大利亞演員演出《高加索灰闌記》( The Caucasian Chalk Circle )。 該劇由德國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Brecht)改編自中國元代雜劇,演出使用了大量中國元素。

黑龙江22选5